俊逸文学网 > 历史小说 > 唐仇录 > 第四十七章 麒麟玉佩 第(1/2)分页

第四十七章 麒麟玉佩 第(1/2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夜晚,树影斑驳,城郊树林里迷雾重重。www.boyishuwu.com鹿凝穿着龙袍,拖着笨重的身体寻找回宫的路。

    脚下布满荆棘,青藤杂草野蛮地生长,她只能扶着树干缓慢前行。

    终于看到远处的亮光,一个少年在前负手踱步,走近一点鹿凝好像看到了他腰间的麒麟玉佩,这才确认是风苔在等自己,亲切的呼唤着靠过去。

    那少年却突然转身,不是风苔!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那少年冰冷地看着自己,并不作言语,恶狠狠地走过来,手上拿着一把她从未见过的蓝色宝剑,武艺高强的她不知为何如此害怕,怯懦到立刻想逃。

    她一步步后退,他一步步紧逼。地上的乱藤缠住了她的双脚,挣扎了两下却看到青藤化作了一条条没有头的绿蛇,堆在一起缠绕蠕动,鹿凝觉得既恐怖又恶心。

    摸不到身上有什么防身武器,只能靠跺脚甩开这些东西,可是它们越缠越紧,鹿凝双脚无力重重摔倒在地,肚子里的孩子被磕到开始在里面猛踢猛踹,她痛得大叫,那少年却转眼来到面前,一脸鄙夷。

    “我是索你的命,还是帮你解脱呢?你的孩子会认同你这种娘亲吗?”

    鹿凝已无力反抗,也无力反驳。他凭什么这样说?

    孩子为什么不能接受她?

    鹿凝扶着肚子尽力安抚里面的孩子,突然蓝色宝剑寒光一闪,她感觉到凉飕飕的剑插进肚子:“不,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鹿凝从噩梦中惊醒,虚汗淋漓。

    风苔听到喊声,赶紧从隔壁赶过来,一把搂过她,轻拍她的后背:“做噩梦了吧,没事的,别害怕,醒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鹿凝难得看到比自己小十七岁的风苔这么体贴和温柔,靠在他的怀里努力不去想可怕的梦境。

    可是一低头看到风苔把麒麟玉佩挂在了脖子上,想起那个要杀自己的少年也是同样的玉佩,立刻推开他,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风苔不知发生了什么,只当她是惊厥还没有缓过来。

    想要哄她,却发现越靠近她的情绪越崩溃,只好去把小鹿喊醒,让他代替自己去哄一哄鹿凝。

    儿子虽然嗜睡,但是随叫随醒,从来没有起床气。

    小鹿揉了揉眼睛就反身爬上床,小心翼翼地问鹿凝怎么了,鹿凝抬头看见儿子,一把抱住他,眼泪还是扑簌簌的,风苔第一次看到她哭,而且还哭成这样,心里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小鹿从她怀抱里钻出来,随手拉过薄被给鹿凝擦眼泪,还很严肃地命令鹿凝不许再哭。

    在小鹿的努力下,鹿凝渐渐恢复了冷静,叫过风苔,完整地讲述了那个噩梦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一直戴着麒麟玉佩?”

    “这是外祖母在我三岁的时候请大师雕琢的,我记事起就一直戴着。至于你说的梦也只是梦而已,我总不能杀你,杀我们的孩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那个少年不是你,可他确实戴着这个玉佩。我有多少仇家根本数不清,手上也沾满了鲜血,怪不得梦里的人说我不配做母亲……”

    风苔不知道怎么劝她,她说的是事实。

    她一路走来充满血腥,以前不觉得有什么,可自从小鹿出生,就特别不想再让她杀人。

    还有麒麟玉佩,其实是一对,青芽身上也有一块,而且也是常年戴着。

    至于蓝色宝剑,风苔心惊,那是舅舅的佩剑——蓝华。

    本来蓝华剑也是一对,另一把他六年前已经见到,在少主身上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倒都是真实存在的,可是根本搭接不起来,因为根本不是同一人所有。

    风苔不打算告诉鹿凝这些事情,毕竟只是个梦而已,青芽跟她会有什么仇恨,少主也没有非杀她不可,告诉了反而让鹿凝更相信噩梦,免不了要忌惮和为难。

    “那你放弃皇位,等小凝出生,我们就在江湖上消失,去我从小生活的南方隐居,或者去你最向往的边塞?”

    这句话风苔准备了三年,今天说出口,虽然是看到她梦后的柔弱觉得时机到了,但并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……对不起,我放不下。”鹿凝,还是那个鹿凝。

    其实关于梦境她也保留了一些没说,毕竟在迷雾里她发现那人不是风苔是因为左耳的胎记,那明明是素生的记号,还有那群缠绕双脚的无头绿蛇,她肯定那就是素生!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七年之约快要到了,才会梦到素生在城郊树林向自己寻仇,这种解释倒是合理,可是她也从未担心过这个问题,他会是对手吗?

    现在又听到风苔的趁机劝退,她立刻清醒,既然天不怕地不怕,那畏畏缩缩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风格,已经踩着一路尸骨走上来,还怕些什么?

    “放不下,放不下,好。既然你还是那个不会被任何事情击垮的人,不会为任何事情动容,那你何需担心一个梦?”

    再说下去,风苔怕是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