俊逸文学网 > 历史小说 > 唐仇录 > 第三十一章 真相 第(1/2)分页

第三十一章 真相 第(1/2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其次,少主介意的那件事他也一直想不明白,现在皇帝的兄弟已经全被关押了,以各种理由。www.aihaowenxue.com

    听常之行说皇帝的子嗣也都夭折了,可皇帝自己并不着急,显然他现在已经被控制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常帆口中的女魔头,又是江竹的旧识,再想想江竹今天遇到的事情,这里面一定有关联,待会一定要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听到门响,素生以为是江竹,结果是少主,他说有一些想不明白的地方需要素生帮忙。

    少主说完之后,大部分猜想跟素生一样,只是少主观察到江竹夫妇有了隔阂,但也不清楚江竹今天去干什么。

    等到江竹换好衣服过来,他俩已经把思路来回捋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让江竹坐在对面,开始了审讯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为什么去墨凰棋社?”

    “我约了鹿凝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怎么会去呢?要是你在那设下埋伏抓她怎么办?”

    江竹沉默良久,难道自以为是的信任也不存在了?

    “只有她知道你们约定的地点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告诉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素生跟少主对视了一眼,那这很容易想明白啊:江竹想用以前的感情约见女魔头,可是女魔头已经不领情了,还派人把这老地方拆掉,并决定教训一下他。

    当局者迷啊,素生想大概江竹还不敢承认对方已经放下。

    “江大哥,你认识我师父吗?”

    “你师父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谢礼轩。”素生早就问过崔尚锦,知道了贞本的真实身份,也是翰林组织的出力者。

    素生不怪贞本的隐瞒,因为他可能真的是想告别红尘,只是翰林组织一直需要他帮忙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,他是岳父的世叔,也为翰林做了很多。可是我从未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素生期待能听到些别的,能解开谢史官谜团的内容。

    少主拉了拉素生,提醒他江竹后来加入,知道的还不如崔尚锦多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还是跟我们多说一些关于鹿凝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从江竹的叙述中得知,鹿凝的父亲也是史官,但是之前的背景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以前听鹿凝提过成亲后想去其他地方定居,问她原因只说想远离权势。

    素生纳闷,她父亲是一个史官,她又是女儿身,嫁夫随夫,跟权势能有什么牵连。

    更何况江竹的推测根本站不住脚,就算后来她父亲死了,她也继承了不菲的家产,又怎么跟道人混在一起?

    而且像江竹说的,在江南别苑发现的武器库,能是一个为穷道士跑腿的人拥有的吗?

    把江竹送走时,他俩劝他去跟福缘道个歉,毕竟福缘难过,不是因为鹿凝的出现,而是因为他对她的质疑。

    至于剩下这堆焦头烂额的问题,只能他俩解了,别人的智商靠不住啊。

    漫长的寒冷总算过去了,暖阳照耀着冰雪融化后的庭院,拴在梧桐树上的秋千在春风吹拂下荡来荡去。

    离风绒和外祖母被送回江南也有一月之久了,期间,鹿凝派人送来好多封信,都是风苔写的,大概就是:“一切安好,勿念。”

    听江竹每天都在说鹿凝不是个坏人,再加上风苔这两天来一封的信,常之行悬着的心稍微放下。

    只是不懂鹿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为什么要把风苔留在身边,还好生待着,难道为了牵制翰林?

    素生无暇想这些,只是追着少主问有没有找到贞本。

    他每次都回素生说,“虽然这寺庙被拆了大半,但找起来还是困难的。”

    毕竟不知道贞本被配到哪里的寺庙去。

    但是素生想:“对这种年纪大的方丈应该配不远才对,而且少主派了那么多人找,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会一点消息没有?”

    后来素生看到少主总跟麻雀神神秘秘的,再去追问就发现少主总是闪烁其词。他让青芽约少主去外面骑马,趁机摸去少主房间。

    他记得曾经看到少主把重要信件放在书架上那套紫金茶盏下面,果然在那里找到了一沓书信,只是都与师父无关。

    转身离开时,瞥了一眼之前少主躲在里面哭泣的衣柜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少主快速推门进来,看到素生坐在自己房间十分慌张:“你故意让青芽把我带出去的?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吧。”素生举起在柜子里找到的那张纸。

    少主犹豫了很久,还是缓缓地说出口:“你师父他,圆寂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听所有!”素生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朝廷禁止香客进入寺庙,又没收了僧人的田地。

    大悲寺里只剩了这些年迈的方丈,他们只能靠化缘为生。

    当地百姓偷偷接济他们,乞丐们见了心生嫉妒,向官府谎称有僧人死心不改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