俊逸文学网 > 历史小说 > 唐仇录 > 第九章 挽生针 第(1/2)分页

第九章 挽生针 第(1/2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当年百草山之祸传到他耳中,药王打死也不肯相信,直到去百草山亲眼看到,烧毁的房屋,遍野的腐烂尸体。www.linghunshuxuan.com

    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,让药王差点丧命。

    多亏江南派人跟他一起来,在将这些亡魂好好安置以后,赶紧把老药王接回去,让他离开这片伤心之地。

    老药王回去以后仍然不肯接受现实,他盼望着百草山有人还活着逃离了,哪怕只有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而这次,他非常肯定这玉是霍方的东西,那戴着这玉的孩子,是不是霍方那可怜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那孩子……”崔尚锦关上门迫不及待地想从老药王那里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老药王比他更想。

    “那孩子是我从长安的难民坊里收养的,这件事我一直对外瞒着,这块玉是我刚见到她时就有的,刚才见您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这些话,老头儿眼眶里的泪直接涌了出来,却又颤抖着笑出声: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……一定还有人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在屋里聊了很久很久,那天晚上老头儿高兴地睡不着,崔尚锦听完老头儿的故事也为他高兴,更为风绒的身世难受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当年的善行救下的竟然是名医霍方的骨肉,以前年轻时也在江南曾与霍方有过接触,以前刚听到百草山的惨案时也惋惜过,却没想到风绒竟是……

    两人约定这件事不告诉外人,第二天一早崔尚锦便拉了风绒,找了些借口让她做药王的干孙女。

    风绒乖巧地磕了头,喊了声爷爷,老药王百感交集,欣慰不已。

    住下的这几日,老头儿不仅找到了霍方的闺女,还轻松地完成了杜娘的心愿,最后也成功说服了沐荷。

    老头儿每天跟沐荷讲他的针灸与古书的区别,让沐荷彻底了解他所说的挽生针法,对于素生对于任何不通气理之人都无影响,沐荷终于放心。

    前面几日施针的时候,老头留沐荷在旁观看,每扎一处罕见的穴位都细细讲解,后来就干脆由沐荷给素生扎针。

    老头乐得逍遥,更是缠了风苔陪他东晃西晃。

    一直住到素生恢复正常脉息,看到风绒现在重获新生,会离那些黑暗越来越远,就放下心来,悄然离开回江南去了。沐荷未能道谢,甚是遗憾。

    对于饮食,沐荷精心调制,两月有余,素生如同换了个身子。常家人仍不敢懈怠,开始将素生和青芽集在一起,由常之行教授武功。

    常之行叫铁匠打了两只简易的短剑,每日清晨在庭院里教他们基本剑法,对于素生,更是余出一个时辰让他缚沙袋走梅花桩,锻炼气力。

    挥剑平扬,瞻前顾后,避重就轻,扬长补短。

    素生将常之行头几日说的一大堆剑法归结为几个词,手持铁剑细细琢磨。对于素生而言,虽然身体养好了,但没有丝毫基本功作底,要学会剑法绝非易事。

    素生每日趴在油灯下将学到的口诀结合常之行的示范画下来,一个个鲜活的舞剑动作跃然纸上,要领皆概涵其中,他也为青芽画了一份,因为青芽虽是练武之才,但理解心诀绝不是他的强项。

    沐荷看过以后,对素生的画工和字体赞不绝口,贴心地用粗针麻线帮他们订成了两个习武册子。

    有了自制秘籍,两个人迅速赶上常之行的进度,对于每日在庭院里的习剑时光很是珍惜。

    后来,青芽嫌弃那栏秋千碍事,手里的短剑又砍不断铁链,就趁常之行拿雪尘剑让他体验的时候,用新学的一招醉桨划萍,横劈向秋千,果真削铁如泥,一排秋千板齐齐落地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刺耳的尖叫,风绒跺脚大哭,常之行假装叱责青芽,给素生使眼色去哄住她,结果还是惊扰了崔母。

    经风绒一番告状,老太太让他们立刻重装秋千,罚青芽七日之内不准练剑。

    这天以后,青芽与风绒更是结下梁子,每日都要来素生房内斗嘴。素生足足忍了七天。

    “素生,我们去酒楼吧,上次他们比赛写诗还没出结果呢,我想去看看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能答应她,天天往酒楼跑,不嫌烦腻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青芽旁观,素生对于冗余繁复的剑法心诀过目即诵,对于常之行所示一点即通,得了许多夸赞,心里不免着急,怕这小弟仅用几日就赶上自己。

    “昨日晚饭时分外祖母已经解我禁行,今天就能在家里与你比试功夫,这些天真是等得手痒。”

    “打架有何乐趣?你比我大都不能让着我,真是没风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打架,兄弟比武是谓切磋。再说,你还比素生大一点儿呢,你为何不让着他?”

    “......好,素生,你说要我谦让与你吗?你今天要说喜欢打架我就不去酒楼了。”

    素生自然沉浸在算术里,无心理睬。

    “你看他不说话,那就是支持我。”